优步行贿案持续发酵:自查亚洲多国业务,高管

此前世界第一大打车公司优步由于涉嫌贿赂外国官员而违反《反海外腐败法》目前正在接受美国司法部的初步调查。随后优步启动针对其亚洲业务的内部调查,并向美国司法部官员汇报了关于优步员工涉嫌在印度尼西亚行贿的调查情况。然而多起法律纠纷已经导致出现部分高管离职的现象。

每经编辑 赵映

每经实习记者 赵映 每经实习编辑 张杨运

近日,由于涉嫌贿赂外国官员而违反《反海外腐败法》,世界第一大打车公司优步(Uber)目前正在接受美国司法部的初步调查。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优步已启动针对其亚洲业务的内部调查,并向美国司法部官员汇报了关于优步员工涉嫌在印度尼西亚行贿的调查情况。优步公司开启内部调查的举动也被视为是配合调查。一般来说,若企业自愿披露信息,美国司法部可能会相对宽容。

目前,美国司法部关于优步行贿的调查是针对世界上最大打车公司的最新调查。优步的估值目前已经达到了690亿美元,但公司目前负面新闻缠身,还面临着一系列其他联邦调查。由于Uber股票并未公开交易,很难去衡量目前有多少股票正在交易,但有意抛售优步股票的持股人数量近期正在上升,优步股价下跌与其深陷管理不力等一系列负面消息有关。

此外,优步还被曝光多年来一直在使用一个名叫灰球(Greyball)的程序,通过调用打车软件中的数据和其他工具来躲避执法人员对优步司机的追查阻截,而针对灰球的调查还在评估之中。

据彭博社报道,优步已聘请美迈斯律师事务所(OMelvenyMyers LLP)对其在亚洲国家的可疑业务活动进行内部调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律师事务所当前的调查主要包括两方面:

其一,排查与马来西亚政府有关的财务往来

此类财务往来被控影响了当地立法者的决策。去年8月,优步向马来西亚政府支持的马来西亚全球创新与创意中心(Malaysian Global Innovation and Creativity Centre)捐款数万美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几乎同一时间,马来西亚的一家养老金基金Kumpulan Wang Persaraan向优步投资了3千万美元。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马来西亚政府通过了对优步及其同类公司有利的网约车法律。律所正在调查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交换。马来西亚创新与创意中心的发言人曾在一封邮件声明中否认利益交换的指控,我们强烈反对关于我方进行利益交换的指控。

其二,调查优步员工涉嫌向印尼警方行贿的事件

去年年底,优步与印尼警方就雅加达办公室选址问题发生争执。警方表示该地不属于商业规划范围,因此优步的一位员工决定多次小额向警方贿赂以便继续在该地开展业务。而这笔开销以向当地政府支付的款项出现在了该员工的费用报告上。知情人士告诉彭博社,该员工后来被优步开除,而批准该项费用报告的印尼业务主管Alan Jiang后来也离开了优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美国,企业欺诈案件中的相关企业展开内部调查,并报告给美国司法部,这样的做法很常见。这样的内部调查往往可以帮助政府判断调查的规模和范畴。

为了走出危机,优步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被迫离职,而公司也开启了长达两个月的选帅活动。在经过了非常公开化的新任CEO挑选之后,优步董事会最终选定了前艾派迪(Expedia,EXPE)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做为优步的新CEO。

尽管如此,多起法律纠纷已经导致部分高管离职。优步的合规负责人本月已经离职,首席法务官Salle Yoo也表示将在公司找到继任者后离职。本周二,亚洲业务总监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也透露了离任的计划。仅今年年内,优步已经损失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部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和亚洲业务总裁等约10位高管。

可以预见的是,摆在优步新CEO达拉科斯罗萨西面前的不仅是美国司法部针对公司海外业务调查的难题,还有如何想办法填补高管辞职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