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调查:以前一年一辆宝马 现月入5万已

记者在加入了几个职业“薅羊毛”的QQ群,蹲点观察后发现,这个群体有着独特的生态链,“羊头”、“羊毛党”、散客、等各怀心思,“以前,薅羊毛情况好的时候,一年买辆宝马绝不是问题,现在只能买单车了。”这是羊毛群里十分流行的一句话。

对于寄生在P2P网贷行业的这群特殊群体羊毛党,《证券日报》记者在加入了几个职业薅羊毛的QQ群,蹲点观察、接触两周后发现,这个群体有着独特的生态链,羊头、羊毛党、散客、网贷平台推广人员等各怀心思,共同的利益将他们捆到了一起。

随着网贷行业的发展,羊毛党在羊头的带领下,由开始的游击战和小打小闹,逐渐发展成为有组织有纪律的团结队伍,他们通过日常QQ群、微信群进行日常沟通串联、信息共享和任务分发。随着羊群的扩大,很多羊毛党队伍足以影响一个平台的生死存亡。

不过,目前很多平台出台规定开始清理羊毛党,并且今年以来各大平台纷纷降息,资产项目一标难求,众多高返平台又相继出现逾期或提现困难,在P2P行业寄生了多年的羊毛党日子不再好过。一些有名的羊头已经金盆洗手,另寻他途,羊毛客也不断减少。有调查显示,13.64%的投资人在薅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平台跑路而踩雷。

一位资深羊毛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我身边月收入最高的羊毛党大概月入5万元,能有这样收入的人也是少数。以前,薅羊毛情况好的时候,一年买辆宝马绝不是问题,现在只能买单车了。这是羊毛群里十分流行的一句话,也是羊毛党目前的生存状态缩影。

近15%投资人薅羊毛时踩雷

羊毛党默认风险自担

羊毛党从最初的个体化发展到现在,变成有组织、有分工的职业群体。羊毛党中的领头人为羊头,主要为群内羊毛党提供各种平台的福利信息,甚至组织羊毛党们与平台谈判,以获得更多的优惠。散客羊毛党常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游走于各个羊毛群,有羊毛就薅一把,主要靠注册返现、邀请奖励和渠道返利赚些小钱。

行业发展初期,行业套利现象严重,也引发了许多用户抱着薅羊毛的心态进入此领域。拍拍贷CEO张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但是,随着监管从严,网贷平台加速退出,羊毛党以前很少踩雷,而现在踩雷却变成了家常便饭。据网贷之家报告显示,大约三成的投资人有过踩雷经历,预计其中有超过一半是因为薅羊毛而踩雷。有调查显示,13.64%的投资人在薅P2P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平台跑路而踩雷。网贷天眼研究员李欣竹对本报记者表示。

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现在充当意见领袖的羊头也经常踩雷,甚至连续踩雷。4月11日,P2P投资理财薅羊毛的QQ群里异常冷清,甚至连可薅的平台清单都没有发。记者询问之后才知道,羊头赵军(化名)4月份不足半月已经连续两次踩雷,群里很多羊毛党都在安慰赵军,但赵军一直没有出来说话。据赵军的朋友称,当初赵军给很多羊毛党投资某平台返现的钱都是自己垫付的,平台还没有付刷单的钱。当记者追问踩雷平台名字及群里人员涉及具体金额时,他表示并不知情,很多东西羊毛党并不知情,只有羊头知道。

风险自担,这是羊头赵军之后出现在QQ群里对踩雷的羊毛党说的话。此后群里变得异常寂静,并没有任何羊毛党责问羊头。这是羊毛党自己的选择,你愿意来就等于默认要承受风险。一个常年活跃在群里的羊毛党称。

部分平台确实通过羊毛群进行刷单的行为,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居心不良平台则是利用高额返现吸引投资人,目的是为了进行诈骗,冲在最前面的羊头自然难免踩雷。投之家COO邓伟表示,对羊毛党来说,需要刷单的平台往往是新平台或者是背景较弱的平台,所以羊毛党也面临正常投资人数倍的风险。

盈利空间越来越窄

羊毛党不断退场

虽然薅羊毛风险很大,但薅来的收入也相当客观,但随着监管从严已开始严重下滑。

前几年羊头最高投资本金是2000万元,收入肯定也是千万元级别的。有的羊毛党甚至从VIP投资人转化为部分平台的股东,但现在雷太多,没人敢拿那么多钱出来投了。一位资深羊毛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我身边月收入最高的羊毛党大概月入5万元,能有这样收入的人也是少数。这本来就是灰色地带,具体赚多少没几个人会说实话。

据该羊毛党介绍,早期被薅羊毛的P2P平台和羊毛党合作存在多种模式。其中一种是以团的形式存在,羊毛党抱团同时将一大笔资金注入一个平台。收益方面,平台则会和团长进行协商,除页面展示的利率外,还会有额外的返点。但是这种形式对平台来说风险太高,后来逐步被淘汰。

目前的主流模式则是羊毛党到平台试水,然后通过QQ群、微信等多种互联网手段拉帮结派,分享邀请,有组织有计划地对平台进行薅羊毛行动。平台则将原本的推广费用转而放在奖励上,设定奖励规则,通过羊毛党将活动扩散出去。也有一些平台推广人员为了赚取流量,找一些羊头进行刷单。

《证券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各薅羊毛QQ群收益模式大致相同。总收益=返现+利息+平台红包。不过,记者注意到,返现是由群主也就是羊头进行,但要在羊头发的邀请链接注册,且只能是首次投才有返现,反复投则没有。具体选择哪家平台则是由羊毛党自己选择,羊毛党需按照攻略要求注册投资后交单,次日晚上由羊头统一支付宝进行返现。

不过,随着监管的越发收紧,羊毛党们似乎越来越无羊毛可以薅。以P2P网贷理财薅羊毛QQ群为例,群公告中显示,从3月16日起能薅羊毛的P2P平台大概17家左右。而到了4月11日,公告显示可薅羊毛的平台并没有增加几家。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坦言,监管力度加强使绝大多数平台的收益率以及网络投放、市场推广等费用都已经回落至理性区间,因此活跃在网贷平台上的大量羊毛党再无高额利润可榨取,现已加速退场至其他新兴的流量高地。

除了羊毛党自愿退出以外,很多平台通过政策遏制也使得羊毛党生存空间受限。很多平台认为,羊毛党不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会成为平台发展的负担。目前平台在技术层面主要通过风控、大数据分析、IP监测,运营则通过提高活动门槛、红包和投资额、投资期限挂钩、现金红包奖励转换为物质奖励等多种手段进行防治,一位不愿具名的平台负责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