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宰客事件接二连三!我们采访了当地人,他

2018年以来,接二连三曝光的“宰客”事件让雪乡深陷信任危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实地走访发现,雪乡内外存在着缺乏旅游业以外的支柱产业、收入差距大等问题,而这些问题隐藏在“宰客”事件背后,才是风波的根源。

每经编辑 李少婷

2013年,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第一季在雪乡杀青,这一驴友口中的赏雪胜地由此广为人知。但2018年新年之际,接二连三曝光的宰客事件使得雪乡深陷信任危机。

▲一位导游对游客们说,9个月磨刀,3个月宰羊。谁是羊,大家都是羊。(视频来源:腾讯视频)

这让雪乡人恼火不已。打盆说盆,打碗说碗,说赵家大院就是赵家大院的事,何况他也不是雪乡里面啊。说黑人宰人,哪个锅里都有几条臭鱼,但这臭鱼挺恶心人的,把这个锅都整腥了。一位雪乡景区内的家庭旅馆老板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抱怨道。

雪乡风景区位于大海林林业局内,雪乡内及周边林场居民早年间以在山上采伐维生,但随着林业局在2000年转型旅游业,居民们也纷纷成为家庭旅馆的老板及老板娘。不过,记者走访发现,雪乡内外存在着缺乏旅游业以外的支柱产业、收入差距大等问题,这些问题隐藏在宰客事件背后,是风波的根源。

▲图片来源:摄图网

准备一年就为三个月的旅游季

土生土长的雪乡人老张曾经是个伐木工人,2000年,他还在山上放树,过年回家时赶着马爬犁拉着木头往家走,当时他第一次听到旅游业发出的钱币声。有好些游客想玩马爬犁,那时候便宜,10块、20块一个人,就这样半个多月能挣个三四千块钱,那时候像我这样的20多岁的成年人一年也就是4、5000块钱工资。

老张真正进入旅游业是2005年,彼时他把翻盖好了的屋子租给外来经营者,一租就是7年,直到2013年再次翻建房子,正好赶上《爸爸去哪儿》第一季杀青,2010年时候人就不少,但从2013年开始人就特别多了。

老张回忆道,2014年是近几年人流量的一个峰值。按照老张的理论,中国旅游业中最大的消费力是孩子和老人,而受到《爸爸去哪儿》的影响,2014年雪乡的游客主要是家长和孩子。

▲图片来源:摄图网

那年到啥程度了呢,我家剩一间房,能住5个人,大年初五晚上说卖1500块钱,结果进来了两伙人还是三伙人,这个说给1000,那个说给2500,就争上了,好像最后是800块钱一个人。这个过程中我就没吱声,反正你们商量着,谁给价钱高我卖谁。

王阿姨比老张入行早一些,2003年时便做起了家庭旅馆的生意,她本以为今年的效益能够超越2014年,12月份人真多啊,12月29号那天把我家门槛都踩坏了,但这一整够呛了,现在家家都反映有几间退房的。

雪乡人叫屈连连,不仅因为涉嫌宰客的赵家大院并不在雪乡景区内,还因为此类影响雪乡名誉的事件会直接影响其收入,多位在景区内主干道上竞标摊位的生意人向记者表示,近期收入下降一半,平常卖货一千多块钱,现在四五百都不到。

此前雪乡也曾遭遇危机。2015年,诺如病毒作怪的雪乡病使得当年游客量大减,最后虽然查明病毒并非是因为雪乡水质问题,但雪乡人当年的收入仍然受到了影响。

▲图片来源:《爸爸去哪儿》视频截图

我一年就干这三个月活,是不是得把我这一年的生活费弄出来?老张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介绍,本地人春天采两个月山菜,夏天收拾一个月房间,秋天再采蘑菇、木耳,准备一年就为12月1月、2月的旅游季。这就是我的饭碗,我如果把雪乡弄臭了,我以后也没什么特长可干了。

他们吃肉我们连汤都喝不上

据雪乡本地人介绍,雪乡内家庭旅馆共有约200家,其中有不少都是外地人向本地人租赁经营的。2017年租金走高,价高者能租4050万/家,甚至有70万/家,租期仅仅是三个月。而本地人自己经营的,即使是房间少,一个旅游季毛利也在2030万元左右。

这让距离雪乡不远的林场居民羡慕不已。由于气候原因,雪乡景区内雪最大、景色最好,在政策扶持下得以迅速发展,而雪乡附近的林场直到近两年才跟着借光。

其中,涉嫌宰客的赵家大院位于永安林场,距离雪乡景区仅仅10公里左右,坐大巴耗时15分钟,相较景区内动辄上千一间房的住宿费,永安林场每晚一二百的费用则划算很多,不少游客选择在此歇脚。

▲图片来源:摄图网

早以前,我们盼人来都是盼星星盼月亮,现在刚好一点,就出了这档子事,游客们吓得都不敢来了,退房的可多了。永安林场一位已经从事家庭旅馆行业有4、5年的老板娘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其年收入在2万左右,另外一位从业者则表示年收入在4、5万左右,我们和雪乡里面没法比,他们吃肉我们连汤都喝不上。

先喝上汤的是距离雪乡40余公里的二浪河。近年来,景区人随着旅游业的不断发展,从事家庭旅馆经营的业户从最初的8户,发展为2017年的133户,居住面积达到300平方米以上的住户有40余家,景区可同时接待游客3000余人,职工旅游业收入从初期的几千元,猛增为现在的几万元、十几万元。雪乡景区官网文章介绍二浪河的发展情况时写道。

永安林场的从业者发愁未来的出路,而雪乡内的从业者则担忧雪乡的名誉。二浪河、永安林场的民宿前面都写着雪乡,我们家往年都有在网上订房的,今年被订得少,我们一看,排在前面的都是永安和二浪河的。王阿姨有些犯愁地说道,挂着雪乡的名字却没有被加强管理,管吧不好管,不管影响一大片。

多位雪乡内家庭旅馆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当地管委会管理一直很严格,但附近的永安林场因人流量较小,此前并未像雪乡内一样严格管理,如今,随着雪乡景区人流量的加大,分流到附近林场的游客越来越多,如何有效管理成了摆在政府监管方面前的难题。

有专家指出,或许政府可以放开手,以逸待劳。以资源整合、统一经营的集团化模式和店长制管理机制,代替多头个体经营,是雪乡这样的冰雪旅游景点创新体制和利益分配机制的更好途径和持续良性发展的正确大方向。创联智库(北京)农业研究院院长孙北国认为,民宿集团化经营已在国内外有了稳定的发展,在雪乡及附近的民宿集中区也不妨一试。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何小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