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停牌期间港股通“加仓”1亿股?港交所

港交所回复,与内地市场股票交收规则不同,港股市场实行T+2交收制度,如果投资者在T日买入某个股,T+2日才持有该股票,在T日中央结算系统里显示该投资者并不持有此股票。

经历股价重挫,辉山乳业从3月24日下午开始紧急停牌,目前尚未公告复牌交易。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询数据发现,停牌后,内地资金借道港股通持有辉山乳业股份数量增加了约1.17亿股,最新持股比例高达8.1%。对此异动,市场专家向记者表示应该与港股交收制度延迟显示有关,港交所也向记者证实,并提醒投资者注意其中差异。

交收制度延期显示

遭遇机构做空报告发布3个月后,辉山乳业3月24日突然上演惊魂大跌,股价重挫85%,当天振幅高达91.43%,公司股票午后紧急停牌。

查询港交所沪港通和深港通统计数据显示,当天港股通资金持有辉山乳业9.76亿股,持股占已发行股份比例达7.23%;停牌后首个交易日,即3月27日,港股通持股数量环比增加了约322.2万股,3月28日港股通持股数量再度增加,合计达到10.93亿股,持股比例已经高达8.1%。

理论上,停牌期间个股无法交易,期间也并未公布增发等导致总股本变动事项。港股通持有辉山乳业股份如何能增加?

对此,天元金融副总经理陈浩维向记者表示,香港市场实行的是T+2交收机制,港股通在交收时点上,也实行T+2交收机制。

换句话说,港交所披露的港股通持股数量和比例,实际对应的交收情况是两个交易日前的数据。依此顺延,3月28日披露数据应当对应的是3月24日大跌当天港股通持股情况。

此外,同样遭遇过沽空机构狙击的中国宏桥股价复牌后短期下跌后企稳,但在3月22日又开始停牌,公司称有待刊发2016年年度审计情况以及下一步工作安排。港交所数据显示,3月22日港股通资金持有该股占比8.88%,3月23日持股比例增加至8.99%,神增持了约807万股。而随后停牌日中,港股通持股数量和比例保持不变。

证券时报e公司向港交所核实上述数据异动原因。港交所回复,与内地市场股票交收规则不同,港股市场实行T+2交收制度,如果投资者在T日买入某个股,T+2日才持有该股票,在T日中央结算系统里显示该投资者并不持有此股票。提示使用沪港通及深港通持股记录查询服务时请注意此规则差异。

内资英勇对决沽空

港股通专家温天纳也向记者表述了类似观点,但是否存在场外交易情况,尚不能确定。

据《金融时报》报道,汉能薄膜发电此前遭遇暴跌,并自2015年5月20日开始停牌,但股东们可以通过场外市场交易。银行家和投资者透露,买入价和卖出价介于0.50港元和2港元之间,相比停牌前公开交易报价3.91港元/股折价最高达87%。当年7月份,古根海姆投资曾宣布,已出售了三只ETF持有的汉能薄膜股票,但拒绝透露价格。

陈浩维表示,一般而言,投资者是不能参与买卖港股通的对盘系统外交易。

曾作为两地互通标的,汉能薄膜发电已经被调出港股通标的,只能卖出。目前港股通资金持有汉能薄膜发电6.59亿股,占比达到1.57%。局限于港交所披露数据的时间限制,无法比较港股通持股比例变动。

从成交情况来看,港股通资金抢筹凶悍,频频出手驰援沽空股。

2016年12月16日,浑水发布报告,称正在做空辉山乳业,并举出大量调查结果,论证这家公司存在财务造假、夸大利润等行为。数据显示,做空报告发布后,港股通资金频繁成交辉山乳业,期间22次上榜沪市、深市港股通前十大成交活跃股,而该股此前三年上榜总计才40次。

甚至在3月24日辉山乳业大跌当天,沪市港股通成交1.28亿港元,几乎全系净买入,占当天总成交额约三成。

另外,遭遇两度做空的中国宏桥,3月7日澄清后复牌当天,港股通资金成交约合2.03亿港元,占当天总成交额三成,其中净买入高达1.12亿港元,当天股票仅下跌0.7%。